• 注册
  • 查看作者
  •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雪豹财经社”(微信号:xuebaocaijingshe),作者:黄鹏,泽酷网经授权发布。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作者丨黄鹏

    封面来源丨英伟达官网

    从区块链、元宇宙、新能源汽车到AIGC,近年来科技界的每一个风口,都像是接力赛似的将英伟达步步推高,甚至助它敲开了万亿美元俱乐部的大门。

    5月30日,英伟达盘中股价上涨5.29%至410.06美元,成为全球第六家市值超过万亿美元的公司。排在它前面的是苹果、微软、沙特阿美、Alphabeta和亚马逊。但仅仅几个小时后,英伟达股价回落,市值跌回万亿之下。

    30年来,英伟达的核心产品只有一个:显卡芯片(Graphics Processing Unit,又称图形处理器)。相比于通用芯片,显卡芯片擅长处理并行运算,早期是解决PC图像显示的专用芯片。今天,显卡芯片的用途已经超越了字面含义,它意味着算力,意味着机器学习,全球的科技大厂都在追逐它。

    眼下,英伟达卷入了一场豪赌:人工智能带来的算力需求将有指数级、持续性增长。如果AIGC最终被证明是一场阶段性的热潮,第一个戳破的就将是显卡芯片的价格。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万亿俱乐部的新来客

    “和我一起唱,我真的喜欢英伟达。”

    5月29日,在一个行业展会上,英伟达董事长兼CEO黄仁勋让AI即兴创作了这首“英伟达之歌”,请全场观众一起合唱。

    英伟达此次股价的上涨来自AIGC的助攻。

    ChatGPT的爆火,让AIGC成为全球最火热的赛道。2023年4月,全球AIGC行业一级市场融资总额达26.42亿元,有机构预测,AIGC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60%。OpenAI使用了约1万张英伟达显卡芯片来训练GPT-3.5模型,这让所有投身其中的企业都在争抢英伟达的“硬货”。

    在AIGC推动下,英伟达2024财年第一财季(截至2023年4月30日)的营收超越华尔街预期53%,预计下个季度的营收将继续超市场预期。受此推动,5月25日,英伟达股价单日上涨逾24%,市值飙升1840亿美元,是美国公司史上第三大单日市值涨幅。

    英伟达的“AI淘金热”还在继续,在电脑展上,黄仁勋一口气发布了包括GH200 Grace Hopper超级芯片、AI超级计算机平台DGX GH200、加速网络平台Spectrum-X在内的7款产品。

    然而,就在英伟达跻身万亿俱乐部不到一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资管机构Edmond de Rothschild大幅减持英伟达股票。该基金曾数次踏准了英伟达股价节奏,因而此举被视为英伟达股价出现泡沫的信号。

    早在今年1月初,知名基金经理“木头姐”Cathie Wood旗下的旗舰基金ARKK就清仓了所持有的英伟达股票,理由是它的股票已定价过高。虽然今年以来,英伟达股价已上涨了一倍有余,但木头姐并不认为自己抛售英伟达有错。

    从2023年第一个交易日至6月7日,英伟达股价上涨了164%。长期跟踪芯片行业的专业机构SemiAnalysis认为,英伟达的市值不应超过5000亿美元。

    这一波由GPT引发的热潮似乎已经有了些泡沫化的迹象,量化对冲基金巨头大卫·西格尔(David Siegel)含蓄地发出了警告:“它真的很酷,但这只是个技术进步。人们对这些东西有点过分解读了。”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数次起落

    “看得准,跑得快。”这是英伟达的成功秘诀。

    1993年,在美国圣何塞的一家Denny's早餐店,黄仁勋和两位同行克里斯·马拉科夫斯基(Chris Malachowsky)、柯蒂斯·普里姆(Curtis Priem)提出创办一家芯片公司。他们没有选择在通用芯片赛道上与英特尔等对手“狂卷”,而是选择了游戏机显卡。黄仁勋认为,PC游戏将从二维进化到三维,这意味着对显卡的爆发式需求。

    英伟达的第一个客户是日本游戏商世嘉(SEGA),在经过了一年的研发后,黄仁勋听说微软即将发布Windows 95 Direct 3D,发现自己的产品“与Windows不兼容,且落后到无法追赶”。

    “公司差点要倒闭。”黄仁勋回忆。英伟达不得不大规模裁员。

    最终英伟达选择了中止合同,但世嘉并没有收回订金,这给了英伟达6个月时间,打造出了RIVA 128显卡。这款产品让英伟达活了下来。

    1999年,英伟达推出GeForce系列显卡,凭此奠定了行业地位。在此后20年间,它几乎垄断了游戏显卡市场。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黄仁勋展示最新显卡NVIDIA GeForce RTX 4060 Ti

    图源:英伟达官网

    1999-2010年,英伟达享受了PC游戏玩家快速增长的红利,但当游戏行业饱和,叠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英伟达的股价遭到了第一波冲击。

    随后,英伟达没有赶上移动时代。它没有提前布局3G/4G的基带专利,虽然Tegra系列芯片在显卡方面表现出色,但仍然无法与高通抗衡,不得不退出手机市场,这导致股价失去了上涨动力。

    2015年前后,英伟达押注VR领域,一开始行业发展不如想象中顺利。但很快,“大算力时代”的第一波浪潮到来,智能驾驶汽车、虚拟货币推动了显卡的需求。英伟达的股价在2016年开始起飞,市值于2017年站上了千亿美元。

    此时,在比特币浪潮的加持下,英伟达显卡成了“矿工”群体的硬通货,英伟达享受了这波红利,甚至专门推出了“CMP矿卡” —— 一款长期时间高强度运行且没有视频输出接口的显卡。

    英伟达显然也必须承担虚拟货币波动带来的风险:2018年,比特币价格从13556美元跌到了3747美元,市值蒸发了72.37%。英伟达股价也随之遭殃,当年回撤幅度高达45%。

    这时,黄仁勋已经看准了下一个风口。2017年他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说:“有一件事非常难以置信,但我相信一定未来会实现:人工智能为人工智能编程。”

    英伟达推出了数据中心业务,提供云计算基础设施和算力芯片,满足亚马逊云AWS、微软云Azure等各大巨头云业务对算力的需求。数据中心最近两年的营收同比涨幅都在60%以上,是公司增长最快的业务。

    这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

    进入2023年,黄仁勋预言的人工智能时代真的来了。他在一次演讲中表示:“ChatGPT 的诞生对于AI领域来说,就等同于iPhone的诞生,是计算机行业最伟大的事情之一。”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显卡多么受到追捧,黄仁勋的帝国也只是建立在一种芯片之上,而芯片是一个周期性行业,极易受电子产品需求波动影响。2022年,英伟达股价下跌超过50%,原因是疫情后短期复苏预期落空导致的库存增加。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刺客环绕

    英伟达的AI狂欢能否继续?

    这首先取决于资本市场。著名科技投资公司A16Z合伙人本尼迪克特·埃文斯(Benedict Evans)认为,人工智能只会让大公司更适合成为大公司。换言之,人工智能领域有可能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

    一旦投身这一赛道的中小公司出局,英伟达的算力资源将失去一大批客户,而那些科技巨头也将掌握更大的议价权。

    英伟达的另一个风险是能否长期保持在显卡领域的绝对优势地位。英伟达目前占有全球独立显卡市场80%以上的份额,它一直想挖一条足够深的护城河:紧紧绑定合作伙伴和开发者。

    芯片“刺客”冒头,万亿英伟达还能狂飙多久?

    黄仁勋的数字人在演讲

    图源:英伟达官网

    但第一道裂缝已经出现。OpenAI推出了开源的算力编程模型TRITON,绕过了英伟达的CUDA,后者是基于英伟达芯片的编程模型,通常是AI工程师们进行算力训练的首选;在AIGC领域,Open AI毫无疑问拥有标杆性的影响力。

    OpenAI声称TRITON简单易学并且开源,可以让开发人员用更少的时间来优化代码。更关键的是,TRITON未来将可以支持英伟达的竞品。

    目前显卡市场上,英伟达身边只剩下了AMD和英特尔两个主要对手。AMD今年将推出对标英伟达GH200超芯的MI300,发力AI训练市场;英特尔则正在加紧人工智能芯片的研发,近期已收购了一系列AI加速芯片公司。

    大厂客户们也不想继续被英伟达“割韭菜”,毕竟英伟达的毛利率高达66%。谷歌、苹果和微软都在开发自研芯片。

    一些芯片初创企业也正在瞄准英伟达的地盘,比如SambaNova System和Si-Five,前者宣称,其最新的显卡性能已大大优于英伟达的A100。

    但这一切只是远忧,英伟达眼下正在畅饮AI的甘醴。黄仁勋在最近一次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公司手里握着难以置信的订单。”

    END

    广东·广州
  • 0
  • 0
  • 0
  • 13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主题偏好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