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伯虎财经”(微信号:bohuFN),作者:灵灵,泽酷网经授权发布。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来源 | 伯虎财经(bohuFN)

    作者 | 灵灵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过去,大部分的下沉市场,被称为“咖啡荒漠”:缺少精品咖啡馆,已有的咖啡店人气寥寥,靠着情怀在苦撑。

    如今,这种情况正在被改写。近一年来,“县城咖啡”这一词的热度在不断高涨,背后是诸多参与者在入场,包括茶饮品牌蜜雪冰城、咖啡品牌星巴克以及诸多个体创业者等。

    众多入场者将“县城咖啡”的市场期望度越炒越高,下一步就是见真晓的时候了。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头部品牌纷纷盯上县城咖啡

    县城咖啡的角逐者越来越多。瑞幸、蜜雪冰城等大品牌早已深度布局,一些新的小品牌也在磨刀霍霍,纷纷瞄准年轻人的咖啡味蕾。

    2022年,瑞幸宣布开启新一轮合作伙伴招募,面向全国9个省份41个城市公开招募加盟商。41个城市基本以北方三四线城市为主,其中河南省招募的城市最多,有10个。

    此前,星巴克也展示了其下沉市场的扩张计划,计划到2025年新增3000家门店。星巴克中国首席运营官刘文娟曾透露,星巴克的市场拓展看重的不仅仅是全国300多个地级市场,也包括了近3000个县域市场。相关资料表示,星巴克在二三线城市的门店数量,已经超过了其在一线城市的分布。

    咖啡品牌加速扩张,茶饮品牌同样不示弱。

    蜜雪冰城招股书披露,幸运咖2019年-2021年的门店数量分别为12家、142家、469家,2022年第一季度门店数为636家。

    此前,曾有幸运咖工作人员提到,当前幸运咖门店数量在2000家左右,其中河南市场门店最多,差不多在400家。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图源网络)

    有意思的是,这股咖啡下沉大潮中,竞争的火药味在逐渐加重。其中,瑞幸和幸运咖两家的竞争尤为激烈。

    据报道,在瑞幸内部提及蜜雪冰城的次数很多,有时候聊到幸运咖比星巴克还多。2022年下半年,在一些下沉市场,凡是有瑞幸加盟店的地方,两周之内就会出现一家幸运咖,可谓“贴身肉搏”。

    蜜雪冰城投资方、美团龙珠创始合伙人朱拥华曾表示,(下沉市场)不存在防守,玩家们只能贴身开打。“下沉市场几乎不用躲着,因为一个镇子就那么大,商业街就两条,躲不开,只能贴身打。”

    可以看到,县城的咖啡消费正在崛起。而吸引诸多品牌躬身入局的,正是县城里极具潜力的咖啡消费趋势。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为什么品牌纷纷盯上县城咖啡?

    县城咖啡,正成为增量的代名词。

    从咖啡这个品类来看,这几年,在瑞幸等咖啡品牌的疯狂“血洗”下,我国咖啡行业取得了喜人的成绩。

    相关数据显示,10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年均增速已经达到15%,远远高于2%的全球水平。

    2021年,中国咖啡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3815亿元,艾媒咨询预测2025年中国咖啡的市场规模将超过1万亿元。

    过去,这份热闹是属于一二线城市的。据《中国现磨咖啡行业白皮书》报告,截至2020年底,中国咖啡馆的数量已经超过10万家,且主要分布在二线及二线以上城市,数量占比为75%。

    不断扩张下,一二线城市咖啡消费市场日趋饱和,也开始带动三四五六线城市的咖啡发展。

    县城咖啡的市场空间究竟有多大?

    据《中国城乡建设统计年鉴》,截至2019年,中国有县城1516个,人口1.41亿人,怎么看都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市场。

    一些新的现象也在助推县城咖啡的发展。随着这两年大城市就业形势的变化,以及县城工作机会的增多,县城的年轻人出现了回流。

    接受了大城市生活方式与消费文化洗礼的年轻人,回到县城后,自然也会更加接受一二线城市的生活习惯,喝咖啡便是其中之一。

    这其中,不少返乡的年轻人甚至直接下场开咖啡馆。在小红书上,裸辞带着10万存款回乡开咖啡店的年轻人并不在少数。年轻人的返乡咖啡创业潮,一定程度上也在增强县城咖啡的想象力。

    此外,抖音、快手等短视频流量也给县城咖啡的发展提供了足够丰富的土壤。这一点,在县城咖啡商家的经营策略中可以窥见一二。

    一些县城咖啡店商家正在抓住抖音同城流量和本地生活的流量红利,精细化运营抖音官方账号,垂直触达本土用户,获取更多流量。例如,某县城本土咖啡品牌在抖音上每天基本能获得近1万的曝光量,产生几十个订单。

    在这一背景下,蜜雪冰城、瑞幸等品牌加速涌入,还有着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些品牌在一二线城市已经有足够丰富的供应链资源、加盟经验等,进入下沉市场,无非是在另一个地方复制原有的体系。这一点,也是诸多大品牌的一大入场优势。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图源咖门)

    县城的“咖啡热”,还能火多久?

    县城咖啡的可能性

    那么,躬身入局的品牌究竟有没有赚到钱?

    幸运咖总经理邱腾宇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一家位于四线城市的幸运咖门店,单日营收突破1.6万,出杯量超过1500杯。

    不过,有媒体在对安徽省界首市走访后总结道:“下沉市场的咖啡生意并不好做。”据观察,界首市的两家幸运咖门店、一家瑞幸小店,日客流量差不多在二三十人左右,并不算多。

    这背后,也隐藏着县城咖啡的一大发展挑战:县城的咖啡市场和消费习惯仍需培养。

    值得注意的事,消费习惯的改变、养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县城咖啡当下的热度很高,但究竟是实火还是虚火,仍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数据显示,国内一、二线城市已养成咖啡饮用习惯的消费者消费杯数分别为326杯/年和261杯/年,但全国的平均数字则为9杯/年。

    培养县城人民的咖啡消费习惯,任重道远。未来,喝咖啡能否成为县城人民的生活习惯,将决定了县城咖啡的市场有多大。

    同时,也可以确定,未来,县城咖啡的比拼是一场充满不确定性的角逐。

    产品上,可能会有适合县城消费者的爆款路线诞生。

    大多数县城消费者并不喜好纯正的咖啡,太苦的咖啡不讨喜。在这种情况下,势必有品牌去琢磨消费者喜好,推出县城咖啡爆款。这一点或许可以参照过去瑞幸咖啡的打法。过去的经历某种程度上已经验证了瑞幸打造爆款的能力,这一能力有望搬到县城再创惊喜。

    品牌发展上,或许会和一二线城市的路线有所不同。一二线城市的大部分咖啡市场是瑞幸重金营销下培养出来的,消费者几乎都被洗了一遍,也因此,不长的时间里瑞幸成为了“咖啡”的代名词。

    但这一线路,在县城可能行不通。当下,县城咖啡的参与者众多,类型繁杂。在这其中,外来的大品牌原有的优势不一定都能奏效。

    在县城咖啡的发展中,幸运咖、瑞幸的市场声量貌似很高,但在多数本土消费者心中,许多本土品牌的色彩可能更鲜明一些。有观察者指出,沈阳本土经营较好的咖啡品牌普遍有一个共性:主理人个人风格明确又独特。“品牌与主理人捆绑,品牌人格化后,提供了让顾客心仪的社交场的同时,也保证了一定的流量。”

    随着本土品牌的强势出圈,区域性品牌发展极可能成为县城咖啡发展的一大趋势。

    正如咖门提到的,在二三四线城市里,一个咖啡馆只要能开出3家店,就会形成一种较强的品牌感,甚至“拿下”这个城市。

    整体来看,县城咖啡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培养市场,且有望形成别样于一二线城市的发展路线,绽放更多可能性。

    参考来源:

    1、咖门:咖啡进军“下沉市场”:县城小店5年销量涨了10倍

    2、互联网那些事:县城“咖啡青年”拒绝星巴克

    3、咖门:下沉咖啡馆调查:果咖受质疑,但“咖啡味奶茶”普遍热卖

    *文章封面首图及配图,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若版权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联系我们,本平台将立即更正。


    广东·广州
  • 0
  • 0
  • 0
  • 23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主题偏好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