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螳螂观察”(微信号:TanglangFin),作者:青月,泽酷网经授权发布。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题图)

    不想当社畜就想摆摊创业?我劝你最好冷静一点……

    ----------------------------------------------------------------------------------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相对于“工业级”虚拟数字人需要的高端技术和专精人才,“消费级”虚拟数字人重点落在消费和娱乐上,能听、能说、能理解、能互动就已经满足了大部分用户的需求。

    文|螳螂观察(TanglangFin)

    作者|青月

    -------------------------------------------------------------------------------------

    元宇宙的第二年,开始经历“冰火两重天”。

    一边是关于元宇宙的抢人大战愈演愈烈,比如网易为了招聘建造师、捏脸师等紧缺岗位,开出了百万起步的年薪,但同时又有一些像影创科技这样的小企业,在蹭了一波元宇宙的热度后,实力跟不上,结果被爆出被曝大规模、长时间欠薪,员工大量离职。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图源:脉脉)

    另一边,今年以来,元宇宙已经得到了多地政府的重视,成为产业发展布局的重点,比如河南省、上海市宝山区、山东省青岛市南区等地都在近期相继发布了元宇宙及相关产业的行动计划和发展政策,可Meta作为最早开始布局元宇宙的企业之一,旗下的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却在近日被爆出月活远低于目标预期。

    显然,如果将一个概念的落地过程划分成多个节点,那么元宇宙应当还处在由“发展期”向“成熟期”过渡的过程,未来还需要继续试错与磨合。不过,作为元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虚拟数字人的理论和技术正在日益成熟、产业逐步形成、相应的商业模式也在持续演进和多元化。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大厂“卷”进“工业级”

    虚拟数字人

    通俗来说,虚拟数字人是虚拟人和数字人的集合,基于真人数据打造的叫数字人,基于非真人数据打造的叫虚拟人。

    然而,不管是虚拟人还是数字人,由于其同时具备了近人的外表以及高度交互能力,所以这两年也开始被视为元宇宙的“发展基础”。这很好理解,如果将元宇宙看作一个大型MMORPG游戏,虚拟人就像是游戏中的NPC,而数字人则更像是玩家本身,没有了NPC和玩家的MMORPG也就没有了“灵魂”。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在对虚拟数字人进行探索时,海内外互联网巨头最先在“工业级”虚拟数字人方向上取得了一些突破。所谓“工业级”虚拟数字人,在「螳螂观察」看来,它们的需求直接来源于具体的行业,对功能有着精准的定位,且产品和服务主要面向于企业。以直播行业为例,零门槛、低成本的数字人直播不仅可以帮助企业降本增效,在可控性、可编程性和标准化等方面也具有优势,企业不用担心“翻车”,品牌IP自身的风险降至最低。

    有需求就有市场,就最近两个月的动作来看,在国内,百度智能云曦灵在杭州举办新品发布会,重磅推出两大SaaS平台“数字明星运营平台1.0”及“数字人直播平台2.0”;抖音旗下北京火山引擎的“虚拟数字人应用平台”软件著作权获得登记批准,除此之外,快手、腾讯、哔哩哔哩等多家互联网公司也在抓紧推出虚拟人生产平台。

    基于在建模、渲染领域的优势,国外科技公司在虚拟数字人方向上更快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比如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的一段公开演讲视频中出现了数字人替身,虽然仅仅只有14秒,但逼真程度足以乱真;在今年的Meta Connect大会2022上,Meta打造了新的账户中心,其虚拟数字人设定不仅可以在任意的APP和终端平台上迁移,并且Meta的虚拟数字人在形象细节上也得到了进一步完善。

    除了在这些海内外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巨头外,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现有“虚拟人”“数字人”相关企业28.8万余家,并且光在2021年,虚拟人相关企业融资共有2843起,融资总金额为2540亿元,甚至包括红杉、IDG、顺为资本等在内的一线基金。

    可以预见到的是,未来随着元宇宙从发展期向成熟期转变,虚拟数字人也会不断进化,形象将越来越逼真,应用的范围会越来越广,商业价值也将持续提升,目前海内外巨头已经“卷进”了“工业级”虚拟数字人浪潮中,但这并不是终点。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消费级”虚拟数字人是“最优解”

    还是退而求其次?

    基于数字人可以与多元场景完美结合大力提升沉浸性和互动性意义,使得谁最先从虚拟数字人的探索中取得成绩,谁就有可能尝鲜元宇宙这块“蛋糕”。

    可是必须承认的是,在百度、字节、腾讯、英伟达、Meta等海内外大厂的“努力”下,“工业级”虚拟数字人已经逐渐渗透了营销、政务、银行、地产、电商等各个领域。面对“工业级”虚拟数字人里的“饱和”与“内卷”,部分企业开始盯上“消费级”虚拟数字人。

    「螳螂观察」认为,“消费级”虚拟数字人以消费和娱乐的目的为主,比如“消费级”无人机主要用来拍照,而“消费级”虚拟数字人旨在让每一个消费者都能拥有自己的“数字分身”。

    截至目前,在“消费级”虚拟数字人领域取得了一些成绩的企业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类是以百度、字节、天下秀为代表,已经或者正在搭建实时互动社区的互联网公司。

    比如百度的“希壤”、天下秀的“虹宇宙”以及字节跳动还在测试中的“派对岛”,这三个产品都属于“模拟元宇宙”的线上实时互动社区,在这里每一个用户都有自己的虚拟形象化身,可以一起实时聊天互动,共同参与线上活动。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图源:希壤)

    另一类则是优链时代、影眸科技这样的初创公司,他们在“工业级”虚拟数字人已经取得了一些突破,比如影眸科技与Unity、腾讯、字节等公司已有合作,今年8月,还和本壹数娱及凌迪Style3D共同研发了一款超写实数字人。

    杭州优链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蒋亚洪博士对「螳螂观察」介绍,公司今年4月份才开始做商业化,优链3D云阵相机已经应用在科研教学、品牌推广、游戏娱乐、城市生活和文博旅游等多个行业和商业场景中,并且和中国移动、中南卡通、知名汽车品牌、知名旅游景区等多个中大型企业达成了合作,其“元宇宙数字人技术在亚运会的落地应用” 还成功入选杭州科技局亚运会智能应用项目。

    在这部分企业的规划中,“消费级”虚拟数字人都是重点方向,「界面新闻」报道,影眸科技CEO吴迪指出,随着技术的发展,制作数字人的效率会更高、成本会更低,终极目标是把数字人打造成每一个C端用户接入元宇宙的入口,成为每个人的元宇宙身份系统。

    针对“消费级”虚拟数字人,优链时代的动作相对更快一些,今年3月,就发布了“优链3D云阵相机”。

    蒋亚洪介绍,这款产品不同于传统的单反相机阵列,而是通过使用普通手机摄像头和自主研发的数字人引擎技术,把单个数字人的成本压缩到了100元,获取人体3D数据的时间只需要1秒,最快5分钟可以完成创建3D人体数字模型。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图源:优链3D云阵相机)

    就目前的行业发展来看,“工业级”虚拟数字人显然比“消费级”虚拟数字人更成熟,但这并不意味着“工业级”的含金量就高于“消费级”,只能说明至少在现阶段,“工业级”虚拟数字人能更好的平衡成本与收益。

    虚拟数字人的“风”,从“工业级”吹向“消费级”

    “数字人自由”会由“消费级”

    虚拟数字人最先实现?

    IDC报告认为,当前数字人大多处于L1~L3阶段,即依赖算法驱动肢体、姿态、口型、表情等,数字人可执行简单的决策和操作。未来数字人将实现L4~L5水平,由数字人自主进行决策、执行任务,完全实现智能化交互。

    那么“数字人自由”想要真正意义上实现规模化落地,“工业级”虚拟数字人和“消费级”虚拟数字人哪一个机会更大?

    “工业级”虚拟数字人由于面向行业,且对具体功能有着明确的需求,所以在技术、人才、成本三方面的要求都更高。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专家委员郭涛表示,“引领数字人行业发展的多模态融合交互技术、AI深度的场景理解技术等关键核心技术还尚在摸索中,技术不成熟影响虚拟数字人行业的快速落地应用和商业化变现的步伐。”

    “工业级”虚拟数字人还在经历漫长的技术爬坡期,也就造成了人才方面,市场难以供给,且制作周期较长、制作成本高昂,天风证券公开研报显示,在基础层方面,虚拟数字人需要基础软硬件为其提供支撑,硬件包括显示设备、光学器件、传感器、芯片等,基础软件包括建模软件、驱动软件,渲染引擎。

    公开数据显示,设计一个虚拟偶像形象花费10万元至100万元,而后续的内容制作和智能驱动则需一年200万元到500万元的持续性投入。以柳夜熙为例,其制作团队曾表示,在推出柳夜熙之前的半年多以来,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约在百万元级别。这样的高成本投入,显然也将进一步制约“工业级”虚拟数字人的发展。

    相对于“工业级”虚拟数字人需要的高端技术和专精人才,“消费级”虚拟数字人重点落在消费和娱乐上,能听、能说、能理解、能互动就已经满足了大部分用户的需求。

    所以在追求“数字人自由”上,“消费级”虚拟数字人显然进度更快一些,比如优链时代的3D云阵相机,通过使用普通手机摄像头和自主研发的数字人引擎技术,就已经把单个数字人的成本压缩到了100元。除此之外,在人工智能、AR/VR、图形图像、区块链等“消费级”虚拟数字人需要涉及的领域,这两年我国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人才积淀。

    总而言之,如果是从技术、成本和人才的角度来看,“数字人自由”或许会先由“消费级”虚拟数字人实现,但清博智能专家王芸也曾表示,“目前大多数字人仅能进行简单的决策,而无法达到完全智能化交互”,也就是说,即使“数字人自由”初步实现了,也仅能满足一些追求新鲜感的用户的猎奇心理,想要从更高维度让普通人都能拥有一款高度智能、形象逼真的“数字人”,“消费级”虚拟数字人面临的难度并不比“工业级”小。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j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广东·广州
  • 0
  • 0
  • 0
  • 15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主题偏好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