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那些事”(微信号:hlw0823),作者:皖星,泽酷网经授权发布。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万门教育“跑路”的背后启示。

    作者 |皖星   编辑 | 史玉龙

    出品 | 互联网那些事

    投稿微信 | 813991731


    曾被小米辟谣“碰瓷雷军”的万门大学,终于暴雷!

    先是创始人童哲化身“小助手”解散会员群聊,后有员工发现2月份断缴社保、3月拖欠工资。

    不仅APP网站无法登录,领导也早就不见身影.......

    万门这波操作让人猝不及防,而童哲在2021年发表的知乎言论让人联想到此次“跑路”事件:难道9年万门的童哲也“说到做到”,说做九年就做九年,第十年就“关门”?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22日早,多位万门大学VIP发现自己在深夜被“小助手”移除了会员群聊。

    而从客服那里得到的反馈却是:万门教育创始人童哲已跑路。

    一头雾水的员工们2月工资还没发、社保也没交,已开启维权。同时,客服建议学员们也“做好最坏准备”。

    据部分学员透露,万门教育学员众多,单是VIP群就建了有上百个,累计学员数量可达4万人,“小助手”童哲从凌晨4点便开始依次解散群聊,一直“工作”到天亮。

    这些学员们的报名费用各不相同,但基本都在1万元以上。以此计算仅是这批VIP学员的费用就可达4亿元。

    有记者第一时间前往万门大学的工作地址,看到的却是人去楼空的场景,内部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接到通知公司要迁址,居家办公一周。随后这位记者又前往了万门新的注册地,除了光秃秃的标牌外,大门紧闭。

    “之前经常有人上门催缴房租。”万门的员工表示。

    全国各地的万门学子已经组建了维权群,员工也表示大失所望:“更讽刺的是,童哲父亲居然是一位资深律师,还是一家律所的联合创始人,童哲吃相太难看了!”

    童哲为何卡着这个时间点“打包走人”?时间倒流,我们来到去年年底或许能找到答案。

    2021年10月,万门打着九周年的名号推出“升级奖学金班”,学够3600个小时即可返还报名费用,疑似资金链断裂,针对学员进行二次融资。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3600个小时是什么概念?

    按照成年人每天抽出2个小时来学习计算,至少需要5年的时间才能拿到自己交出去的“奖学金”。

    为了减轻学员们的困惑,童哲现身会员群推广“奖学金班”称:公司财务很健康,最近在冲刺纳斯达克最低上市标准,希望大家都能为万门出一把力!

    可事实是,APP设置了防沉迷系统,一天使用时长超出20个小时就算作弊,我粗略算了一下,如果一天刚好学满20个小时,180天就能回本,而童哲的消失,刚好距离奖学金活动几乎整整180天......

    这并非万门第一次遭到外界质疑,2014年万门的初创期,就被吐槽“万门的商业分析课我坚持忍着看了两节课,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为了证明自己像宣传的‘前1%的人才’那样厉害,临时拉了一帮所谓的专家撑场面吧!”

    一边是课程质量不过关,一边是销售人员Lucky、Lily们的轮番轰炸,卖课的比学员的人还多,致使万门一度陷入是否属于“传销”的议论。

    甚至在万门大学一些“扫码免费”的课程中,学员收到了本来就免费的课程,以及一堆压根无法解压的压缩包。

    “身上背着北大高材生的光环,据说还去过巴黎高师读研,搞过理论物理,后来回国来搞教育。现在想想,大家当初选择相信他,真是太傻太天真了。”万门的一位老员工气愤的表示。

    如今这座“中国第一所网络大学”在黑猫投诉上相关的搜索结果达到4500条,其中大多投诉内容都涉及万门大学诱导用户购买终身VIP、机构跑路、退费难等问题。

    曾扬言“为每一个求知者提供专业优质的学习方案,实现职业生涯持续成长”的童哲,似乎早已忘记初心,原本可以完美谱写网络大学历史的他,被资本迷了心智......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天眼查显示,北京万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5月成立,2年前还只是人人网上一页“万门大学”网址,由童哲一人录制并发布课程迅速蹿红,暴增上百万粉丝。

    其官网显示,万门大学注册用户超1300万,累计课程超1700门。

    同年其创业历程被人民日报整版报道。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关于万门大学的未来,童哲表示:我们会在做好原有框架的基础上完成衍生服务,最终目标是降低中国教育的门槛,因为这件事情只有在互联网时代才能真正做到。

    讽刺的是,曾经稀缺宝贵的“网课”被童哲“玩”坏了。

    不同于其他线上教育平台可单课程购买的规则,万门主推的是一次购买终身VIP的方案,按理说交完费就不应存在任何需要花销,但这只是个开始。

    有位学员在充值完会员后收到了客服小万的消息:点击加盟,最高返点30%~45%,并且信息频繁,销售人员急功近利,卖完课又开始卖起“坑位费”了?

    据悉其加盟费20000元起步,最快2-3个月回本,若卖课不成,他们还会要求用户通过花呗、京东白条购买其售价上万元的终身VIP产品。

    万门推出的“学够3600小时返全款”终身VIP班活动,在职业培训领域颇有代表性。这对学员来说具有吸引力,这几乎是“免费”的学习机会,还能以此激励自己学习。

    但这不是搞培训,而是在玩资本的操作。

    当一个企业针对大部分一次性客户进行二次复购,足以说明问题。这意味着之前的现金流已经不足以支撑其继续运作,这会导致两个结果:一个是急需资金周转,资金缓和后继续扩张;还有一种就是卷款跑路。

    而万门一个搞教育的,为何会突然资金链断裂?我们猜测,童哲将学费拿去投资了。就像国内很多教育机构为了扩张招生,“赌”了一把投资,赌赢了单车变摩托,赌输了则全盘皆空。

    职业教育的普及让更多人意识到自己还有更多发展空间,也让更多机构看到了商机,但它们都被快速做大业绩、融资上市的经营思路禁锢住了。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很多职业培训机构还采取“保过”模式,向学员承诺,如果考证、考级等不通过,将退还学费。

    “保过”被认为是绝佳的营销手段,但这种方式并不科学,随着经营规模的增大,学员数增多,通过率必然下降,企业会遭受严重亏损。

    目前急功近利、短视的经营模式让职业培训竞争陷入了恶性循环,加强对职业培训的规范监管是保障行业健康发展的前提。

    “双减”的起因不止是减轻学生负担,更是校外机构的野性收费恶性扩张导致教育行业风气不正,造成全社会的教育焦虑。如今校外培训已不再被看好,职业培训更应找到治理的方向,莫把培训当做资本的“风口”。

    尽管有很多人说知识付费是在贩卖焦虑,但很多具有价值的东西确实并不能轻易获取。

    有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中国知识付费行业市场规模快速扩大,2020年达392亿元,2021年达到675亿元。

    那些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后来怎么样了?

    “知识付费四大天王”的罗振宇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面对着12000的空座位,举办了主题为“原来还能这么干!”的年终总结。

    原本是因为疫情,但拉长线发现,罗振宇们所“鼓吹”的知识焦虑,其实也正在成为他们自己的“焦虑”......

    收入增加、生活质量提高,人们不再满足于停滞不前的自我价值,反观被磨平棱角的“社畜”们正成了被资本培训收割的对象,其中有近五成的人认为自己购买的课程专业度不高、实用性不强,随之而来的便是继续沉沦当下,学费彻底打水漂。

    “书是人们进步的阶梯”、“书中自有黄金屋”自古至今都在渲染一种“知识焦虑”的氛围,而这种焦虑会带着这门生意一直走下去。

    而为知识付费的我们,成为了被资本家玩弄的小韭菜,但热衷资本运作的职业培训,必将前景黯淡!

    让万门学子寒心的童哲,即使回头是岸也难以平息大众怒火,不将学员信任放在眼里的“校长”,如何以德服人?

    参考:

    知识付费,也逃不过“焦虑”的本质——松果财经

    万门教育“跑路”的背后启示——醉井观商

    「评论」“学够返全款”是搞培训,还是玩资本运作?——界面新闻

    创立仅7年,万门大学为何能不断获行业及专家认可——互联网频道

    4万学员退费无门,雷军也入群“VIP”的万门教育,老板跑路了?——AI财经社

    广东·广州
  • 0
  • 0
  • 0
  • 1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主题偏好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