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塔门”(微信号:DT-Tamen),作者:钟宛彤,泽酷网经授权发布。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本周关注:非物

    如今,比起物,我们更迷恋“非物”(non-things):信息和数据。

    韩炳哲在其新书《非物》(Undinge)中指出了这一点。“数字秩序通过渲染信息将世界去物品化。如今统治生活世界的不是物品,而是信息;我们不再居于天堂和大地,而是‘云’和谷歌地球。”

    人们越来越迷恋信息,甚至出现了“数据性恋者”(datasexual)的概念,意思是“痴迷于收集和分享个人生活信息的人”。

    “事物是生活中的定点,”韩炳哲写道,“物品稳定了人类的生活,因为它们赋予生活连续性。”生活事物及其历史,让物品的在场(presence)得以成立,从而激活了整个环境。物品——尤其是设计良好、负载历史意义的物品都蕴含着人性的成分——无论是作者公寓里的点唱机,还是沃尔特·本雅明“重如哑铃”的童年时代的电话机。

    然而,如今由信息网络融合而成的虚拟世界,已经覆盖了所有物体。

    虚拟信息通过扩增而抹除了任何深层次意义。

    人被持续地赶入电子世界。虚拟生活正在加速变得比真实生活更重要——氪金追星、在线嗑CP和虚拟偶像……即使不是这些,我们也通过网络获得知识、情感需要、身份认同……

    如此一来,现实生活中,“接近心灵的事物”所带来的记忆、连续性和稳定性,人与物的关系,甚至这些物本身,都在消失,只剩下短暂的、无法具身化的体验。

    这种趋势直接导致了美国哲学家乔姆斯基所说的“自我隔离”。他指出,被滥用的社交媒体使人们变成了非常孤立的生物,年轻人坐在一起,一边进行“浅谈”,一边用手机和远方的人进行对话。

    有一本书叫《群体性孤独》,其中说到,现在一家人吃完饭坐在客厅里都是各刷各的手机,每个人生活在自己的气泡里。公共生活在衰落,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疏远,很难说是不是社交媒体导致的。

    转瞬即逝的信息非但无法阐释当下世界,反而使世界变形,也抹平了真假之间的界限。“被重视的是即时效果。影响力取代了真相。”

    “今天,我们追逐信息,却没有获得知识;我们关注一切,但没有形成洞察力。我们不断地沟通,却没有参与到一个社群当中。我们保存大量数据,却没有留存记忆的线索。我们积累朋友和粉丝,却没有与’其他人’相遇。信息正是这样发展出它的生命形式,即不存(inexistant)和无常(impermanent)。”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本周主题:拼&拆

    ADAPTABLE WORM BENCH BY MISSANA

    设计工作室Clap Studio为西班牙家具品牌Missana设计了一张可以自由拼接的沙发。

    沙发由三个组件构成:放在两端用来封装的、中间直的,和专门拐弯的。你可以用这三种组件排列出无数种形状的沙发。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如果有以下需求,比如:觉得沙发一买就得是一大笨只、朋友来做客的时候想坐在一起但平时一张沙发实在是太大了、买完沙发就可能会后悔看来看去不顺眼、想不时给沙发换换队形、想搬着沙发在房间里到处坐坐、和室友吵架了会想和ta割席,这可能是一个替代的思路。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SUSTAINABLE PACKAGING BRUK BY PUSHAN PANDA

    我们平时使用的饮料盒,通常主要由纸制成,但里面都有一层薄薄的塑料或铝,分离需要一种昂贵的技术,这给回收造成了难度。在美国和欧盟,分别只有16%和49%的饮料盒被回收。

    位于美国旧金山的设计师Pushan Panda设计了这个纸盒,外部增添了虚线,你可以像拆纸一样轻松拆开,分出塑料和纸,便于垃圾分类。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本周为可能在隔离中的人们,推荐三个可以试试的活动。

    希望你“能从正在经历的一切中得到喘息”。

    开灯

    链接

    这是这样一个网站:你登入网站,陌生人可能也在同时进入,相当于你们进入了同一个房间。网站的规则很简单:点击一下,就是开灯/关灯,你们需要在一直点击的同时保持灯是开着的。

    太无聊了。但是这盏灯灭了又亮起,你知道无聊或许是一种世界通病。它现在有2294439次点击。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涂鸦

    链接

    一个好去处是WebCanvas,这是一张巨巨巨型网络画布,或者说是全球网友的在线涂鸦墙,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画画。画布看上去非常乱,但“乱”看起来是个好词。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打电话

    虽然很多人都号称自己有电话恐惧症,但给关系不错的朋友、家人打一通电话,可能还挺治愈的。

    或者也可以拨打一通国际长途电话,00-1-707-998-8410(3月12日起因为技术原因热线改为:00-1-707-873-7862),听听小朋友的声音。

    “如果感到愤怒、沮丧或紧张,请按1。如果需要鼓励和生活建议,请按2。如果需要来自幼儿园小朋友的鼓励演讲,请按3。如果需要听到孩子们的笑声,请按4。如需西班牙语鼓励,请按5。”

    这是2月26日开通的热线,开通两天后,每小时最多有700名来电者,此后每天会接到数千个电话。

    这个项目是由教育工作者Jessica Martin和Asherah Weiss带着美国加州一所小学的一群学生一起完成的。

    Martin说,她希望热线能让来电者从他们正在经历的一切中得到喘息。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本周「小问题」空缺。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本周关注:老人&孩子

    建国以来,江苏年度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

    江苏省统计局发布数据,2021年江苏常住人口出生率为5.65‰,死亡率为6.77‰,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12‰。

    浙江省同样也创下新低。2021年,浙江人口出生率为6.90‰;死亡率为5.90‰;自然增长率为1.00‰,创下40年来新低。

    江浙沪三省市均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江苏与东北人口老龄化程度相差无几。2021年,江苏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17%,浙江为14.2%。而上海早在2020年这一比例就已超过16%。

    在中国,养一个孩子需要花费人均GDP的6.9倍

    梁建章、任泽平、黄文政、何亚福日前发布了一份《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这份报告计算了各国抚育孩子的成本,即“把一个孩子抚养到刚年满18岁所花的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结果发现,澳大利亚是2.08倍,法国是2.24倍,瑞典是2.91倍,德国是3.64倍,美国是4.11倍,日本是4.26倍,韩国是7.79倍,而中国是6.9倍,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

    全国家庭把孩子养至大学本科的成本平均约为62.7万元。在农村,把一个孩子养到17岁的成本平均是30万,在城镇,这个数字是63万。

    而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也几乎是世界最低的,根据多数调查结果,中国人平均理想子女数均低于2个。2022年1月,据国家卫健委人口家庭司副司长杨金瑞介绍,年轻人的生育意愿持续走低,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从2017年调查为1.76个,降到2021年的1.64个。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韩炳哲:物失其灵, 链接

    访谈|韩炳哲:智能手机是一种支配工具,就像一串“念珠”, 链接

    Worm bench, 链接

    bruk cartons split open to make paper and plastic easier to recycle, 链接

    链接

    Press 3 for a pep talk from kindergartners. A new hotline gives you options for joy, 链接

    长三角,也开始“东北化”了, 链接

    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 链接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作   者 | 钟宛彤

    编   辑 | 王朝靖

    设   计 | 王胜楠  孙雯宇


    群体性孤独,如何在我们之间蔓延|新知周报

    广东·广州
  • 0
  • 0
  • 0
  • 24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主题偏好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