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造DPU芯片,如梦幻泡影?丨虚构短篇小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亲爱的数据”(微信号:deardata),作者:谭婧,泽酷网经授权发布。

    编者按:这是一篇短篇小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图文原创:谭婧

    造DPU芯片,如梦幻泡影?丨虚构短篇小说

     

    “作业写完了没有?”他推开家门就问女儿学习情况。

    女儿小脸一板,显得很不爽,噘嘴不作答。今天不一样,女儿想出用什么话“反击”了。

     

    “你融到资了吗?”

     

    他愣了一下,苦笑,戳到了,以后再也不进门就问作业了。

     

    DPU芯片公司的融资哪有这么容易,这道理难道讲给女儿听?一个轮次融数亿元……几轮之后融资总额可达十亿,二十亿了。

    赛道和方向都不错,但要给投资人做大量的解释工作,DPU是Data Processing Unit的缩写,令云计算和数据中心有很大提升,很多重量级的技术人员视其为千载难逢的创业机会。

     

    他也心知肚明,DPU芯片作为新的科技概念,定义模糊。一家公司不造DPU芯片,也可以对外自称是。

    上一代最类似的产品叫智能网卡,如果细究起来,DPU芯片和智能网卡根本不算是新旧两代产品,功能上差别也比较大。而且,他知道,国内创业者大多倾向智能网卡的研发思路。

    这种出发点是错的,顺着老产品的错误出发点,永远也别想走到新产品的终点。

     

    老产品智能网卡只是隶属于服务器的一个设备,服务器才是“老大”,所有的操作都在服务器的管控之下。而新产品DPU芯片的思路是,服务器主机只是DPU芯片系统的一个大号设备。

    DPU芯片可能会号令“天下”。当然,这些只是他的理论,光有理论,可造不出DPU芯片……

     

    不少投资人对DPU云里雾里,表面还得佯装懂行,反正没办法指手画脚指导思路了,最多再给些高端资源。

     

    晚间,收到一条微信。

    一家A轮DPU创业公司的高管发来长长一大段话。女儿已经睡了,屋里光线暗,他来回看着手机里那条微信, 

     

    “……阿里云和亚马逊云(AWS)的成功很诱人,然而,自己做老板融资,从头做起,股份一轮一轮稀释,股份可是很有限的,资方对创始团队变现的条条框框很多,从上市到解禁股票,最快最快至少8年。天使轮很难融,融到也只是刚刚开始。融资,市场,技术,都不是那么容易。甚至有的DPU公司几轮融资过后,创始人不再是大股东了。现在的用人成本,天使轮融点钱,能烧多久?2021年,多家DPU创企已融资成功了,很多排在前面的公司已经跑出来了,新入局者融资难如登天,市场不会一直热下去,时间宝贵。DPU芯片是个很大很大的项目,一起合作,成功概率更大。别从头干了,加入我们团队吧……”

     

    手机屏幕暗了又亮,光打在脸上,眉头慢慢松弛了下来。最终,他没有回复,他还想自己干,DPU芯片的机会才能装下他所有的抱负,人生能有几个这样的机会。

     

    这样的邀请,证实DPU这个赛道里,创业公司太多,专家反而不够用了。

     

    专家无非几个来源,懂芯片的,再就是现有成熟产品团队的。软件方面阿里云神龙团队,国内云计算DPU天字一号团队。人家AWS Nitro System的纯研发团队在海外。

    融资充足就挖人呗,科技公司的部分知识产权是在人脑里,神龙团队挖不来,退而求其次,挖阿里云AIS(基础设施服务部)的人也行。好歹是阿里云神龙的“隔壁部门”,豪华团队阵容也有利于说服投资人。

    一家DPU创业公司挖走神龙硬件架构其中一个负责人,那么DPU供应链上的知识点就像“北京海淀妈妈”加持奥数一样,“学10天顶一年”。

     

    几天前,他和一个哥们儿撸串聊天,聊到DPU创业公司里面也有中科系的,融资额也很高,薪水可观,怎么不去?哥们嘴边的白色的啤酒沫子都喷到他脸上了,直嚷嚷,这种不要去,好处轮不到外人。

    他觉得哥们喝高了,没反驳,但他知道,这哥们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在哪。

     

    DPU芯片创业公司给资深工程师的工资开得不低,这并不是芯片公司如此烧钱的核心原因,烧钱的地方多了去了。一个亿的融资在一家芯片初创公司能烧多久?这是个知乎问题。何况现在大部分DPU公司都还是FPGA方案,还不是真正的芯片(ASIC芯片方案)。

     

    所谓的AISC芯片的生产,指的是芯片设计+流片+测试。这可就需要另一支专业队伍了,涉及芯片设计的下游供应链环节。FPGA方案是个可用的中间状态,门槛比AISC芯片低,但是,就此想赶上阿里云神龙的FPGA需要好一阵子努力。

     

    他深知,走到这一步,风险和成本捅上天了,而DPU芯片特有的虚拟化的难度,任务卸载的难度,都还没有谈。

     

    一家DPU芯片创业公司,不能光懂芯片,从软硬件融合,到产品、销售、供应链,从底层芯片到商用软件、客户支持、商业运作等都是故事,然后把芯片生产出来,又是另一个故事。

    DPU芯片创业公司仍在在这条道路的初期,至今还没有创业公司走通,何况有专业观点认为,DPU用FPGA方案就已经足够了。

     

    一年后。

     

    他作为创始人的DPU创业公司已经融了三轮了,他肩负CTO的职责,在那次决定和CEO歃血为盟的谈话中,他们双手紧握,几乎热泪盈眶,彻夜难眠。

     

    一天,他惊讶地发现公司融资到账的钱,几乎少了一大半。

    在走廊匆忙拉着CEO就往办公室跑,看看左右无人,关上门,压低声音问。CEO一脸不耐烦,头也不抬地回答,总不能被融资额排名第一的云豹智能甩得太远,上一轮融的是“空轮”。一分钱没有到账不说,资金过桥的费用,也得尽快给人家转过去。

    他反应过来了,DPU公司融资数额过大,既有暗箱操作的动力,也有暗箱操作的空间。

     

    客户那边呢?虽然咱们一款像样的产品都没有做出来,但是已经在地方政府把税都交了,客户等着用。

     

    CEO拍拍他的肩,转身热情地投入工作。

    下班,推开家门,女儿立马迎上来,手里拿着得了高分的作文,嚷着要念给爸爸听,题目是《我的爸爸,为国造芯》。

    (完)

    造DPU芯片,如梦幻泡影?丨虚构短篇小说

    最后,再介绍一下主编自己吧,

    我是谭婧,科技和科普题材作者。

    为了在时代中发现故事,

    我围追科技大神,堵截科技公司。

    偶尔写小说,写科幻。

    生命短暂,不走捷径。

    个人微信:18611208992。

    还想看我的文章,就关注“亲爱的数据”。 

    广东·广州
  • 1
  • 0
  • 0
  • 183
  • zakwu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主题偏好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